財團法人崔媽媽基金會

搬家推薦名單 房客查詢 聯絡我們
[隱藏]

最新消息

家的樣子(崔媽媽弱勢個案故事)

2017-06-28

.

家的樣子(崔媽媽個案故事)

崔媽媽基金會社會發展處/弱勢居住扶助方案

.

.

    決定去拜訪小梅,是因為在記錄中看到了一位媽媽的堅毅韌性,從四處飄移流浪般的生活,到現在有穩定的居所,其中的艱辛應是一段血淚和成的過程吧!

    走在彎曲的巷弄中,映入眼中的是一排排老舊公寓,深沈黑暗中浮動著廉價的味道,就像早期的平價住宅,大批大批地列坐在巷弄內。

    進入小梅家,白亮亮的紗門閃入眼簾,「哇!好乾淨!」很少見在老舊的房舍內,還能看到這麼閃閃發亮的紗門。

    小梅靦腆的謙說家裡亂沒時間整理,但在眼中所見的家,只有著簡簡單單的桌椅、乾淨的地板和零零散散的紙張、小孩外套和書本,很是一般平常,這不就是家的樣子嗎?但,這家的樣子,小梅卻花了十幾年才能擁有。

    小梅年輕時不顧家人反對,執意與前夫交往,鬧到與家庭決裂,帶著夢幻,飛奔至一個她曾以為是可以信賴、可以託附終身的人。

    初期,二人生活穩定幸福,生了二個孩子後,打算辦結婚登記,未料,在小梅懷第三個孩子時,同居人經商失敗,性情大變,惡夢自此開始,無情的拳腳破碎了她的夢、她的心。

    一直以來小梅為了家庭從未外出工作過,幾次的暴力,總是善良的選擇相信孩子爸爸每次的道歉與懺悔,曾想幫助同居人振作、改善,狀況不減反劇,終於小梅帶著孩子逃了出來。

    帶著三個孩子,小梅四處想找人幫忙,但因她的離家,同居人找上她的親人鬧事、威脅、破壞,友人害怕不敢收留、父母也不願提供任何協助,小梅走投無路下,選擇了回頭。

    回去的結果當然是重複著以前的生活,這一年,小梅懷了第4個孩子,孩子生下後同居人家暴狀況並未改善,在幼子2、3歲時,小梅下定決心要脫離這樣的環境,帶著孩子再度離家。

    這次的離家,小梅鐵了心不再回頭,在外面如浮萍般的漂移生活,受盡了欺凌;因沒錢付租,一家五口只能承租小小的雅房,有的房東欺負她單親一人,要求她支付更多的費用,熱水器壞了、瓦斯沒了,都歸責是因她們的使用量過大造成,要她支付所有費用,否則就不准她再使用;孩子年幼,常因孩子吵鬧被其他室友或房東警告甚至驅趕,好幾次有人來跩她們房門,要她們開門、喝酒的房客在門外咆哮,嚷嚷著要把她們一家殺光、還有房東威脅要報警、要把她們東西丟出去…。孩子們的擔心受怕,小梅只能含著眼淚吞忍下來,東飄西蕩的到處遊移。

    生活如此困苦,小梅當然也想有份穩定的收入,但孩子太小又是體弱多病,做過的幾個工作,都因小孩生病請假過多而無法持續,後來她認識了社區裡的教會,教會知道小梅生活的辛苦,給小梅一份兼職的工作,每個月幾千元的收入加上低收補助,總算讓小梅的生活暫時穩定了下來。在學校裡,老師和其他家長常常會將多餘的營養午餐或食物留下來,讓孩子帶回,減少她三餐的開銷。小梅為了減輕家庭的支出,想盡辦法用盡資源,讓人不得不佩服在逆境中為求生存的本事,例如:租雅房時,大多不能開伙煮食,為節省外食的支出,她用卡式瓦斯爐、電磁爐煮食;家裡沒冰箱,就和附近便利商店商量,將一時吃不完的食物暫時存放;孩子帶回的營養午餐,有時也利用便利商店的微波爐加熱,解決了烹煮的問題…。這些方便,是因小梅的正面的生活態度讓別人願意幫忙她們,也因為這樣的態度,讓她生活中有絕處逢生的機會。

    之後,教會的兼職工作沒了,小梅要減輕房租的負擔,申請了租金補貼,未料竟因此遭到房東的驅趕,房東氣沖沖的指責小梅害他多繳稅金,要小梅負責賠償,並限期小梅在二十天內立刻搬家,小梅敵不過房東強勢的態度,又擔心孩子受到影響,只好委屈的答應在期限內搬離。

   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人措手不及,平時的收入應付了一家子的生活後已是捉襟見肘,哪有多餘的錢可以應付租屋、搬家?最重要的是房子在哪裡?小梅又急又慌拜託平時就對她們一家頗多照顧的學校家長、教會弟兄和社服機構及崔媽媽幫忙,開始在網站、大街小巷的找房子。幸運的是透過學校家長的介紹,找到現在這間房子。

    房東知道小梅的狀況,很樂於幫忙,但房子已一年多沒人住了,房東要小梅自己花時間整理。崔媽媽社工陪同小梅看屋時,被屋內狀況嚇到,房子外觀老舊,內部陳設也非常老舊如同廢墟,紗窗上、地板上佈滿厚厚灰塵,廚房油垢黏滿了壁面,一些房東棄置不用的家具,歪倒斜躺的到處散置,社工擔心屋況如此糟糕,日後清理維修費用可能不少,要小梅多考慮考慮。

    小梅說:「房東能讓我入戶籍、申請補貼,已經很好了,再找也沒有了,沒關係,房子的問題我會自己處理!」於是,社工替小梅申請了崔媽媽的押金代墊,替小梅解決了押金問題,讓小梅能順利承租,接下來小梅就準備搬要新家了!

    小梅說:「這幾年常常在搬家,沒有什麼家具,我可以自己來!」小梅為了省錢,家裡的雜物、矮櫃統統都要自己搬,雖說都是一些家庭日常用品,但靠著自己一樣一樣的搬到3樓也是頗辛苦的一件事,家裡還是有些笨重的東西,如冰箱櫃子,問小梅是怎麼處理的,小梅笑著說:「比較重的東西,像電視、冰箱這些啊,我搬不動,也只好要請人搬,那陣子我就留意附近有沒有做貨運的師傅,剛好看到有搬家公司的師傅在路邊休息,就主動問他們能不能幫個忙,他們都很熱心,只收我少少幾百元就幫我把冰箱和櫃子扛上來,這樣,我就省了搬家的錢了!其實呀,我這幾年搬家都是這樣子問出來的,有時候是問師傅,有時候是問家具行,只要敢問,都可能有機會的!」小梅驕傲的和我們分享她的省錢大作戰經驗,不得不佩服她被生活磨出來的靱性與應變方式,也難怪這一路有這麼多人願意幫她,懂得利用而不濫用資源、自助人助,真的讓人感動與佩服。

    在居住穩定後,生活也漸漸步上軌道,小梅順利的在南軟園圈內找到餐廳工作,固定上班4小時,至下午2、3點回家,剛好銜接孩子下課時間,孩子同學家長因小梅細心負責,也請託她順便帶孩子回家,等家長晚上8點左右接回;孩子的課業與情緒也穩定了下來,甚至有不錯的表現。就這樣靠著自己、靠著他人,小梅臉上有了笑容,非常的滿意現在的生活,對於得來不易的房子,充滿了珍惜與感恩。

 

     [圖2]:對小梅而言,房屋老舊沒關係,但「家」就是整理得乾淨清爽,井然有序。

 

    環視20來坪的住家,簡單的家具擺置在乾淨的地板上,刷得亮白的紗窗,在日光燈的映照下更顯得淨白清爽,廚房裡擺放著鍋碗瓢盆一應俱全,二個便當裝著飯菜,等著涼透後收入冰箱,那是二個大孩子明日的午餐。坐回客廳,小梅的幼子從房間跑出來,不是吵鬧要東西,只是拿起紙筆說要畫圖,椅子上放著孩子們的書包…,忽然覺得好平常、好溫馨,這不就是一個家的樣子嗎?能擁有一個家對一般人來講是再平常不過的事,但對她們而言,卻像是一個夢,要費盡心力才能成真的夢…。

 

■崔媽媽服務簡介

「崔媽媽基金會」起源於無殼蝸牛運動,從1989年一路走來,
自許成為大眾的「居住保姆」,關心面向涵蓋租屋、搬家、社區、
弱勢居住問題、住宅政策等。
我們主要服務工作如下:
1.從事租屋及出租代管服務,
2.協助弱勢家庭解決租屋、搬家問題,
3.評鑑和推薦優良搬家公司,
4.租屋及公寓大廈之義務法律諮詢服務,
5.推動社會住宅及租屋權益保障政策。
.
長年以來,崔媽媽一直都是幫您解決各類住居需求的社區保姆。